本站总点击榜:
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
全职法师免费阅读全文
陈六何沈轻舞全文免费阅读
赵东苏菲花都兵王免费阅读
我靠团宠爆红娱乐圈
赵旭小说在线阅读
大佬的小娇娇又崩人设了
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
一路青云
星际:破烂女王
糖都给你吃
花都最强神医
都市医生罗子凌
美人与马奴
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
都市狂枭陈六何免费阅读
陆凡唐浣溪全文免费阅读
一醉经年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末日蟑螂
逍遥兵王洛天最新章节
全娱乐圈都在等我们离婚
福临之都市逍遥
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
绝世少年有点邪
我的专属教练
武破九荒免费阅读全文
我靠美貌征服娱乐圈
至尊龙婿叶辰萧初然全文
绝世邪医
水中鸳鸯
向往的生活之全能宗师
罪恶之城
制霸娱乐圈夏铭
怎敌她千娇百媚
绝色嫂子
从相声开始制霸娱乐圈
今天你睡了吗[快穿]
我,万年锻体期老祖
女主渣化之路
最强神医混都市完整版
恰似寒光遇骄阳安小兔唐聿城
影帝养了只兰花精
家公往事
父爱
神奇空间之农家女
海贼之神级提取系统
德萨罗人鱼
综漫: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重生之都市仙尊
天命帝姬重生全文免费阅读
靠!怀上了!
职业替身
最强空间王妃太有钱
念你插翅难飞
替嫁小妻:老公,抱一抱
顶级教练
诊所情缘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
罪孽深重
薄情前夫太凶猛
薛家小媳妇
陈梅是个大美女
叶辰秦洛雪全文免费阅读
张若尘池瑶免费阅读
国王游戏[快穿]
替婚娇妻:总裁爹地太偏执
超次元女子监狱
红颜祸水
极品美女公寓
独宠娇妻
最强狂兵免费阅读全文
豪门暖婚之夫人说了算
婚后热恋指南
合体双修(执魔)
官梯丁二狗的猎艳人生
都市之战神归来
盛世暖婚:霍先生,别闹了
魔王神官和勇者美少女
乡野领路人
有种你再撞一下
星际之亡灵帝国
修罗神祖
绝世丹神
神级兵王陆轩
清水无鱼
超级学生
穿越斗破之称霸天下
反派爱的盛世美颜我都有
傲世丹神全文免费阅读
炮灰她美颜盛世
盗墓:我的老婆是精绝女王
庭院深深
沈北小说
后妈杨晓芬
霍水儿爸爸后妈
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
星野
超级农场系统瞬间升级999
暖婚之许你无法无天
本站最新更新:
逃亡游戏:开局被误认为是大神
无限系完美神豪
从零开始的机战生活
纳米崛起
我真不是全能大佬
龙神丹帝
再次婚姻
符剑通天录
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
我大脑有张藏宝图
向往的生活:最强咸鱼奶爸
首辅娇娘
至尊龙婿小说
叶辰萧初然全文免费阅读
上门至尊龙婿
至尊龙婿全版
上门龙婿叶辰
龙婿
亘古天阙
星空炼神
下八门
1号傲妻:宫少,别硬来
一刀倾情
硬核厨爸
豪门龙婿
病弱夫君九千岁
璀璨人生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
侯府商女
至尊龙婿叶辰萧初然全文
至尊龙婿叶辰萧初然全文免费阅读
大唐顽主
从菜刀到邪神
至尊龙婿叶辰萧初然
叶辰萧初然最新章节
叶辰萧初然免费
修仙小神农
驸马是个高危职业
小说叶辰萧初然全集
我在地狱中诞生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笔趣阁
叶辰萧初然小说大结局
道兄又造孽了
璀璨人生叶辰萧初然
余生有你,甜又暖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免费阅读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都市最强赘婿全文免费阅读
最佳女婿
都市最强赘婿南焱蹲鱼
都市最强赘婿叶辰
大明开局就登基
神婿叶公子
未来之渔船分身
最强狂婿叶公子
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
最强狂婿叶辰萧初然
宋成祖
最强狂婿叶辰
逍遥少侠
异界魔头在都市
最强狂婿全文免费阅读
最强狂婿
穿成异能大佬后我出道了
都市最强赘婿
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锦瑟无央
林炎柳幕妍
叶辰萧初然大结局
叶辰萧初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乘龙怪婿
超能作者
最佳龙婿
神级龙婿
叶辰
叶辰小说
叶辰主角
小说主角是叶辰
萧初然
璀璨萧初然
叶唇萧初然
萧初然叶辰
夜辰和萧初然
叶晨萧初然说
萧初然全文
婿萧初然
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
叶辰萧初然小说免费阅读
叶辰萧初然全部目录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
叶辰萧初然七
星宇世界传奇公会
叶辰萧初然叶辰
萧初然小说
我有现金一百亿叶辰萧初然
摘仙令
我有现金一百亿
我有现金一百亿叶辰
顶级神婿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顶级神婿叶辰

第547章 那种感觉

“嘿嘿你要真想那样,我嘛是很乐意的。”鹏飞yin笑一声。道:“洛洛,你的身子可真是没得说的,那次我看见之后,忘都忘不了。我”

“你给我闭嘴。”

被鹏飞这样抱着,冷洛本就极其不自在,此时突然听鹏飞说起自己被他看光一事,她哪里会受得了,冷喝一声,拳头握得紧紧的。

“你别生气嘛!”

鹏飞在冷洛耳边吹了热气,冷洛的身子慢慢灼热起来,那热气不断钻进她身体,心‘砰砰’加速跳动!由于羞涩,此时的冷洛几乎退去了那冰冷的‘外套’,玉颈愈发的红润起来。

猛然摇头,冷洛希望自己能够清醒点。“贝基,快放开我...不要呜呜呜。”

望着冷洛这两片极为诱人一品芳泽的红唇,鹏飞哪里会让冷洛继续说下去。身子一挤,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硬是将冷洛那还未吐出的话全给堵住。

“轰”

突然遭到鹏飞的袭击,冷洛的娇躯几乎是瞬间僵了下来,樱唇被鹏飞堵住,眼睛瞪得大大的,完全是呆了!脑海里也是一片空白。

片刻,感觉鹏飞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冷洛身躯又是一颤。一抹羞红之色如同火烧云一般,从其玉颈蔓延而上,直到抵达白嫩的耳尖后,方才停了下来。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呜...呜...”

冷洛咬紧牙关,想反抗,想推开鹏飞,却是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身子一阵酥软。不仅如今,就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发出‘呜呜’的闷声。

感觉到冷洛那火热的牙关被自己不断的攻击着,在自己的下还能紧紧守着这最后的一道防线不让自己攻破,鹏飞不得不说她意志坚定,不然这道防线恐怕早就被攻破了。

此刻!冷洛的心情是五味杂陈,虽然是鹏飞的妻子,但她对于这种事是一点准备都没有。牙关在受到的攻击是一波比一波来得猛烈,冷洛在挣扎,要不要松开。

自己是他的妻子,不松开,他会怎么想自己;要松开嘛,这么羞人的事见,自己还有什么脸去见人。

鹏飞知道冷洛很保守,所以他不敢太放肆!以免让冷洛反感自己。

突然,冷洛感觉鹏飞的攻击渐渐减小,那放在自己背上的魔掌也停下来了,心头顿时咯噔了一下。

鹏飞是情不自禁才吻冷洛的,既然冷洛的反应这么强烈,他也不打算用那些强硬的手段来攻破冷洛的牙关;可是,在他正要放弃的时候,猛然间发现冷洛自己松开了牙关。

这一变化,让鹏飞立即睁开眼睛,当发现冷洛整张脸庞已经红得像熟透的苹果,还闭上了眼睛时,心头一乐,突破进去,不停的着冷洛的小香舌。

在鹏飞舌尖喷到冷洛小香舌的那瞬间,冷洛感觉一股莫名的暖流从自己身体流过,灼热的余温不断冲击着自己,身子不由得绷得紧紧的。她感觉鹏飞的舌头似乎很甜,犹如蜂蜜水从他嘴里涌来,是那么的柔润!

由于羞涩,想刻意压制着这种莫名的异感,可冷洛没想到,她越是压制就越有快感,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朝她心头袭来!不断冲击着自己脑海的每一根神经!良久,冷洛心下才泛起几分的释然,身子一软,双手不由自主的勒着鹏飞的腰,非常生疏的回应着。

知道冷洛是初吻,鹏飞便一步一步的指引着,慢慢地,冷洛呼吸急促,沉醉在这个初吻的滋味之中。

可鹏飞和冷洛不知道的是,在断桥的对面,一道身影在看见鹏飞强吻冷洛的幕幕情景时,那个人发现自己的心好疼她真的好想问自己,为什么贝基不愿接受自己,自己自认什么都好,为什么他要拒绝。

当两行清泪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汩汩而落,眉宇间那一抹失魂落魄显示出来后,掩唇转身跑开了!秀发迎风飘荡在颤抖的双肩后,看起来,真令人心碎。

休息了两天的时间,鹏飞的身子也好得七七八八了!那晚在断桥之上调戏冷洛之后,这两天的时间,鹏飞没怎么看见自己的这个妻子;鹏飞知道冷洛这是在躲自己,毕竟她那种保守的女子的初吻就这样被鹏飞这个小混蛋给夺走了,冷洛是需要时间去缓解心情的。

冷洛虽常年在外面行走,见识的人形形色色,但在她内心,却是不能跟舒凌薇她们这种现代性的女人对比的。

而鹏飞,每每想到自己在初春清爽的夜晚断桥下一吻这世间最为气质的女子,心里就难免得意起来;这不,现在躺在六爷庄园中的草坪上,双手支在脑勺,闪烁的明眸盯着蔚蓝的天空,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叼着根小草,正回忆着那晚的情景呢。

这个样子的鹏飞,又回到了当初在燕京,那副流氓样呢!给人的感觉,清逸洒脱,幽然飘逸,阳光般的笑容,真乃夺目!

“哎真是历历在目啊!”鹏飞叹息一声,喃喃的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我东方鹏飞生死相许啊!”

“扑哧”

突然,一道笑道在鹏飞身后响起,鹏飞一听,额头一仰,当看见那张让人蠢蠢欲动的笑脸时,先是一怔,旋即,翻了个白眼。道:“洪大美女,你走路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啊!想吓死我吗?”

“你走路才没声音呢!是你太着迷了,哪里会知道我在这里!”洪媛媛嫣然笑一笑,见鹏飞这懒散样,撇嘴一下,盘膝坐在鹏飞身边,盯着鹏飞打量。

“看我干嘛?没见过帅哥吗?”

“自恋狂!”洪媛媛差点没昏过去,见鹏飞衣服爱理不理的样子,她那白皙的玉手托起美丽的腮。说:“嗯,现在的你才是我在欧洲认识的那个人!帅气、幽默、吊儿郎当。”

&

nbsp;“多谢夸奖啊,多谢夸奖!”鹏飞一抱拳,笑嘻嘻的说:“没想到堂堂洪兴集团的董事长,人家人爱树见花开的洪小姐也会拍马屁,稀奇嘿嘿!”

我昏死东方鹏飞啊,你不要脸也不用这种程度吧!我洪媛媛会拍马屁?我这辈子算是见识了这世上有你这种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

“喂你刚才的感叹是什么意思?怎么不说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我为什么要这样说!”鹏飞鸟都不鸟洪媛媛,见洪媛媛郁闷的样子,想了想,翻起身子,在洪媛媛面前扳起手指头说:“一,我不是君子,二,这里没有淑女,三三”

“三什么啊?”见鹏飞犹豫,像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洪媛媛当即得意的笑了起来。

鹏飞一摆手。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又不是我老婆!去去去一边玩去。”

“你哎你搞清楚唉,这里可是我家,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一住下就不走了!”

“我为什么要走,在这里管吃管住的,还有人照顾,你老爹他隔三差五的过来看我一下,喝点小酒什么的,这种日子多爽,我为什么要出去受罪。”

“痞子”

“痞子就痞子吧!你骂你的,我身上又不会少一块肉,再说,每天能看见你这样的美女,那多养眼。”

“东方鹏飞,我真想撕烂你这张臭嘴!”

“嘿嘿你怎么我嘴是臭的?”

这人啊,一旦不要脸起来,真是无敌啊!洪媛媛又领教到鹏飞的无耻了。见鹏飞一副大爷样,她真的是投降了!

这个时候,洪媛媛感觉像是在做梦般!她真的不敢相信前几天的东方鹏飞跟面前的这个人回事同一个人,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不过,她更喜欢现在的鹏飞,跟他在一起聊天,虽然有点气死人,但那种感觉很轻松,完全没人任何的压力。

前两天的喜欢,现在却是已经变成爱了!洪媛媛知道鹏飞不会那么轻易的接受她,但她想了两天的时间,很多的事,她也多少明白了一点,她要用自己的诚意去打动面前这个嘻嘻哈哈的人。

突然见洪媛媛沉默,柔顺的秀发挡住她大半边脸庞,鹏飞迟疑了一下。问:“喂,你怎么不说话了?”

“想问题,不行吗?”

“你想不想问题关我什么事?”鹏飞呵呵一笑。道:“对了,有事吗?”

“我没事,我爸有事找你,在书房!”

闻言,鹏飞愣了一下,没好气的说:“洪老头有什么事非要让我去书房,难道不知道小爷我这一生最怕的就是进书房吗?”

“东方鹏飞,你说话给我注意点,他是我爸呢!你怎么可以自称为‘小爷’,我”洪媛媛欲哭无泪。

鹏飞讪讪笑道:“哦,忘记了!他是你爹嘛,我要骂也不能当作你的面啊,对不起对不起。”

“王八蛋”

“哈哈哈”

鹏飞刷的一下跳了起来,大笑着跑开了。洪媛媛指着鹏飞的背影,想骂却发现鹏飞已经跑远了,当下,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她脚下的似乎不是小草,而是鹏飞似的。

书房门口,守卫的大汉见鹏飞从楼梯口跳了上来,脸上还带着坏坏的笑容时,均是面面相觑,他们都不知道这个在庄园中四处畅通的大少爷为何这般高兴。

要不是六爷老早就打招呼,不管这大少爷走到哪里不得阻拦,这些守卫早就动手了!这里可是六爷的书房,六爷最喜欢安静,你看他这样子,嘴角叼着跟草,还吹着哨子呢!真潇洒。

门口的柴微,在看见鹏飞这个样子时,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叫了声“贝少爷”便把路给让开。

鹏飞刚要推门,猛然发现书房中太过安静,迟疑了一下之后,侧脸问一脸严肃的柴微。“兄弟,可知六爷找我什么事?”

“不知道,贝少爷请进!”

自讨没趣的鹏飞,很无奈的看了柴微一眼,转身推门而入。六爷的书房,鹏飞没来过,装饰完全跟外面的相差太大;这里的一桌一椅,完全属于古老之物,雪白的墙壁上挂着几幅油画,鹏飞只是一眼,便认出那是有着年代的好东西,特别是中间的那一副画,简直就是世间少见,传言是古代一画家成名之作,价值绝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还有书架上的那些发黄的书籍、陶瓷,鹏飞看得眼睛都直了!

六爷见鹏飞一进来理都不理他就去琢磨他的这些古董,面色变得有些难看,当看见鹏飞身手去碰书架上的那支鸡毛掸子时,顿时火烧的跳了起来。“小子,别乱碰!”

鹏飞见这鸡毛掸子有些好看,就像拿下来玩玩,哪知,这突奇如来的惊吼声顿时把他吓了一跳。

“六爷,我说您都一把年纪了,别一惊一乍的好不好,您老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见鹏飞一脸的委屈,还不断擦冷汗,六爷是又气又想笑。“小子,我这里的东西你一样都不许碰!”

“呃六爷您也太小气了吧!这个东西不就是一大把烂鸡毛扎在一起的吗!它要不是在您的书房里我还嫌它脏呢。”

“你说什么?烂鸡毛?你个小兔崽子我”闻言鹏飞的话,六爷额头青筋一阵暴动,脸颊抽搐了几下。这让一边的洪涛几人看得眼珠子一愣一愣的。

“六爷您别激动,身子要紧,要是把你给气倒下了您这里的人会群殴了我的。”鹏飞是关心的语气,但谁都听得出来他一点都不在乎六爷的感受,依旧笑呵呵的。

“小兔崽子,那边有椅子,乖乖的给我坐下!没

有我的允许你要是胆敢乱碰我的东西,我马上将你从这里扔出去。”

“啊”鹏飞一惊,很委屈的说:“六爷,您可不能扔我啊,万一我一个不小心把您这里的东西全给砸碎了,那我”

“小子,您敢威胁!”

“不敢不敢...”鹏飞打着哈哈。六爷的肺都气炸了,指着鹏飞,有动手的迹象。鹏飞一见,急忙找个位置坐下。突然,一张很熟悉的容颜映入了鹏飞的眼帘。

“冷洛,这两天你去哪儿了!把为夫一个人扔在这里,够心狠的啊!回来了也不给我说一声,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丈夫。”

“我有点事出去了!”见鹏飞质问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坏笑,冷洛的脑海中瞬间划过那晚在断桥下跟鹏飞接吻一事,绝美的脸颊不由得泛起一抹娇羞之色。

“出去了也不告诉我,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鹏飞忍住笑意,冷洛一听,埋下了脸庞,低声说:“我不是有意的。”

呃冷洛怎么变得这么乖了!不会是因为那个吻吧。鹏飞眼珠滴溜转动了几下,也不问了,再问下去恐怕会适得其反。于是,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当发现自己地下的古老的红木椅时,有着把它搬走的冲动。

“六爷,跟您商量哥事儿!”

“没门”

我鹏飞欲哭无泪的望着一脸严肃的六爷。“我都还没把话说出来,您咋就把话给堵死了呢!六爷啊,做人不能像您这样啊,一点都不厚道!”

“小子”六爷嘴角抽搐几下,随即,得意的笑了起来!“从你进门的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告诉你,我这里的东西你一样都不准拿!”

“我不拿我买...行不?”鹏飞一副商量的语气。

“不行!”

“你死老头!你不卖我就抢。”

“你敢。”六爷拍案起来。

“我有什么不敢的。”鹏飞眼都笑眯了,见六爷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不以为然的说:“您现在六七十岁,我最多拿二十年给你活;而我,少说也还有五六十年,等你去天堂享受后我再来抢,反正洪涛他们打不赢我,到时候我看你在上面拿我咋样。”鹏飞手指一指天花板,想到有一天把六爷这里的东西全部搬走,他心里舒畅极了。

闻言,冷洛很无奈的摇摇头,洪涛当作什么都没听到,而六爷,咳嗽了几下,显然是被鹏飞气得不轻。

“小子,你诅咒我!”

“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是实话实说!”鹏飞连连摆手道:“再说,这些东西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送我又怎么样!难不成你真的要把它带进棺材。”

“你你气死老夫了!”六爷额头虚汗直冒,盯着一脸坏笑的鹏飞,道:“送你?你知道我这些东西了多少年吗!你老夫我现在不想见你,你给我走快走,看见你我就搓你一顿。”

靠我不想见我那您叫我来干嘛!鹏飞憋住笑意,说:“哦那我走了啊!您老保重身子。咦不对啊,六爷,令千金说,您找我,难不成她骗我玩的。”

“呼”

见鹏飞一副沉思的样子,六爷一见,重重的呼了口气,道:“你小子,被你气得都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听六爷的意思,那就是您真的找我了?”鹏飞打着哈哈,随即,道:“您老年纪大了,要少动怒,不然你看,记性都减退了!还好我我没忘,不然我真被您给撵走了,您再请我是不一定请得动的。”

“小子,老夫我不跟你计较!你的这张嘴老夫佩服,连我老头子我被你骂了都会理解为你关心我,不错,老夫我没看错你!”六爷对鹏飞的这种脾气是越来越喜欢,多少年了,还没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跟他这样说话呢。

上前,拍了鹏飞肩膀一下。道:“先把正事给说了,只要答应老夫一件事,这里的东西你可以随意挑。”

“真的?”鹏飞顿时眉开眼笑起来。可见六爷慎重点头之后,他突然摇头。道:“六爷的这些东西都是外界的稀世之宝,既然如此,我想六爷的那件事肯定不简单,我看还是算了,我不要了。”

“我洪天罡是老狐狸,没想到你也是个小狐狸,竟然能猜到老夫要跟你说什么。”六爷的精明的眼神突然黯了些许。

鹏飞一笑。“六爷,有些事是强求不来的,一切都随缘吧!如果我们都有那个缘分,我不会拒绝,到时候,您老可别嫌弃我就行了!”

“好,有你这句话老夫我放心多了!”六爷笑了起来。旋即,道:“你的伤现在怎么样了?”

“马马虎虎的,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内功呢?”

鹏飞苦笑一声,摇摇头,六爷几人一见,又看见鹏飞嘴角那苦涩的笑容时,都在为鹏飞难过。

“小子,实在不行你先回澳洲去,把内功恢复之后再找青帮算账也未免不可。”

“用不着,没有内功我同样可以跟郑弘毅算账。再者,我也可以利用我内功尽失的这段时间好好练一下**的承受能力。”

感觉到鹏飞那强大的自信心,六爷暗暗点来!可他不知道鹏飞的这种信心到底是出自哪儿,怎么令人这么容易的相信他!不愧是龙族下一任族长;他的语气,当真有魄力。

“既然你决定了,那老夫也不多说了!”

“虽然要我东方鹏飞死的人很多,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拿到我的命,所以六爷您尽管放心。”

“小子,虽然我不知道你手中到底有多少王牌,又有多少秘密力量,但你一定要小心,青帮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说完,六爷给身旁的洪涛使了个眼色,洪涛会意的点头!旋即,洪涛走到书架后面,片刻之后抱着一个极为精致的盒子走了出来。

“鹏飞,在此之前我想冷的给你说了,在这里老夫也不废话了!这是鱼肠剑。”六爷从洪涛手中接过盒子,递到鹏飞面前。

鹏飞看了面无表情的冷洛一眼,起身,将盒子给打开。当即,一把不足半尺、剑鞘底端像是鱼尾、剑柄上镶嵌着一颗夜明珠的短剑映入了鹏飞几人的眼帘。

望着这把列入十大名剑之一的鱼肠剑,鹏飞眼神发生了变化。情不自禁的从盒子的黄布中拿起鱼肠剑,一手握剑柄,一手握剑鞘,用力一拔,一道刺眼的精光让众人的不由得眯起了双眼。

在锋利的剑刃上,“鱼肠剑”三个字非常显然,要不是鹏飞对古文稍微认识一点,还真不认识这三个字。

“好剑。”鹏飞赞叹一声。道:“鱼肠,专诸刺王僚之剑。是一把勇绝之剑,刺客之剑。剑气指数为八,在干将、莫邪和纯钧之间。”

六爷几人一听,均是怀着疑惑的目光,望向鹏飞。六爷道:“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居然知道鱼肠剑的这些信息,鹏飞,老夫我现在越来越喜欢你了。但是”

六爷故作镇定,待鹏飞将鱼肠剑放回盒中,收起来之后,这才说:“鱼肠,是由剑上的花纹所得。它还有一名为鱼藏剑,据传是铸剑大师欧冶子为越王所制,他使用了赤堇山之锡;若耶溪之铜,经雨洒雷击,得天地精华,炼制而成。这其中的典故真难道清,鹏飞,老夫以后再慢慢的给你的说吧!你得把它收好,最好带走,找有缘人的时候一定要慎重。”

“我知道,毕竟这是我们对付大长老的重要筹码之一。”

“不”六爷冷笑着说:“鱼肠剑‘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鹏飞,切不可大意啊。”

闻言,鹏飞密浓的剑眉微微皱了一下。喃喃的念着“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这十六个字。良久,重重的点头。道:“六爷,咋们玩笑归玩笑,鱼肠剑您老既然交给我,托我给它找有缘人,我自然会慎重!”

“鹏飞,老夫不是这个意思!”六爷面色有些阴沉,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鹏飞一见,沉吟着说:“六爷有什么话尽管说,不必考虑其他的客观因素。”

“青帮的情况媛媛已经告诉了你,至于他们内部到底又是什么结构,我不是太清楚,鹏飞,南下一定要当心,特别要留意他们的四大隐堂。”

闻言,鹏飞问:“看六爷面色不怎么好,难道是要告诉小子,南下不是一见容易的事,我有可能会很危险!”

“对,昨晚深夜,夜空中的星相不怎么好啊!竟然出现了北斗七星,其中天璇、天玑、天权这三个位置的星相忽明忽暗,给人的感觉,不妙;而天璇、天玑、天权正是青帮八堂口之三,也是年前在前线跟你狼军交战的堂口。老夫心中担心啊!”

北斗七星?怎么昨晚会出现北斗七星,这意味着什么?六爷是“巅峰战神”的后代,他老人家的顾虑自己不能不放在心上。沉思了一小会,鹏飞问:“这种星相我之前听我师父提起过,只是那时候我太忙了,又贪玩!所以六爷,您到底想说什么,直言吧!”

“我是要告诉你,不青帮这三个堂口的实力!北斗七星出现,这三个堂口的实力便会大增,你南下的压力不小。一个不好,他们会冲破你狼军的‘栅栏’,北上!”

实力大增?北上?这到底是什么因素呢!鹏飞想不明白。这时,六爷又说:“距全国黑道大会还有十几天的时间,鹏飞,这十几天的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很多的事情。青帮潜伏的力量是不可小觑的,除了四大隐堂,他们最强的堂口的实力有赫连堂、虎贲堂、虎啸堂,这三个堂口我想应该不会北上;你要抓紧时间,在黑道大会召开之前,令天璇、天玑、天权三堂元气大伤,这样,才不会让北斗七星真正的发挥它的作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龙族大长老,他的恐怖,不是你我能够想象的。”

“我明白六爷的意思,就算您不说,我也会在黑道大会召开之前狠狠的在青帮腰背上捅一刀的。”

“恩。”六爷闭目点头,说:“天璇、天玑、天权三堂受创,北斗七星也就没什么了!这个时候,我想无天机也快要露面了,鹏飞,恐怕要不了多久,‘巅峰战神’的人会陆续出现在你身边了。”

“无天机?六爷,无天机不是青帮的军师吗?”

“你小子,设计骗媛媛,难道连一个名字都记不住吗?”六爷恨铁不成钢的骂了一句。道:“青帮军师叫无天枢,我刚才说的是,无天机!”

“哦”鹏飞讪讪一笑。问:“他们的名字是一字之差,我记不住也是情有可原的,可他们有关系吗?”

“有。”六爷点点头。“无天枢在几十年前曾是我的好兄弟,他野心极大,一身本领又深奥,特别是在军事战斗这一方面,当年我退隐后,他不甘于平淡,便转到青帮,因能力甚强,不就便成为青帮军师,哎已经几十年了!往事不堪回首呐!”

“哦原来是这样!”鹏飞恍然大悟。六爷又道:“我听说你那晚在郊区废了青帮枫堂的刀疤的功夫和双手,此事可属实?”

“在那种情况下,我不废掉他他就会杀我。”回想起那晚在郊区的幕幕情形,鹏飞有着道不出的语言。

“鹏飞,老夫不明白,你既然能废掉刀疤那种高手,为何不杀他,还要留下他呢!”

望着六爷疑惑的神情,鹏飞摇头道:“虽然我不知道刀疤在青帮是什么身份,不了解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但我感觉他对我有利用价值,所以我没杀他;重要的是,那晚他跟我对决,我发现他使出的招式很熟悉,至于在哪里见过,我一时想不起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碎花被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血狼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血狼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都市血狼全文免费阅读 千千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